rss
当前位置 :首页 > 关于我们

一个关于北方森林的故事--鄂温克的驼鹿

  一只眼神温顺的巨大驼鹿看着我,他来自画面下方的莽莽森林,它是驼鹿,这是封面上的文字告诉我的,而我,并不认识他。我对动物的知识大多来自动物园,我见过那些被关在笼子里或者散养在游览安全车外面的动物。驼鹿,我应该是见过的,可是匆匆经过,我记住了名字,却仍然无法仅凭外貌认出他。对我而言,他就是一头巨大的食草动物,我们之间没有关系。

  《鄂温克的驼鹿》讲述了一个发生在遥远地方的陌生环境中的不为人知的人群的已经成为过往很难再发生的传奇故事。好长的一句话啊,但这正是我阅读这本书的感受:遥远的北国大地大兴安岭,陌生的深山老林,那一群饲养驯鹿并以狩猎为生的使鹿鄂温克人,在并不算太过久远之前,却过着与我们今天完全不同的生活,作为最后的狩猎者,他们的生活也在发生着巨大的改变,他们曾经经历的与动物的故事,只能被记录在文字和图画里成为传奇。

  今天,这个故事来到了我--一个生活在都市,与野生动物和真正的山林已经基本断绝了联系的读者面前,这本书不仅给我讲述了一位老猎人和一头失去母亲的小驼鹿终生陪伴的传奇故事,更给了我一个重新审视当下生活的机会。

  打开绘本,树木茂盛的森林,连绵不绝的群山展现在我眼前。这里是大兴安岭,我曾经去过,见识过一望无际的山林,感受过落叶松铺就的厚厚的金色地毯,闻到过各种植物混合在一起的浓郁的香味……不过,我是游客,离开了就离开了,那些美景可以留在相机里、记忆里,也可以被抹去,或者日渐模糊。

  这本书的开始是没有色彩的,如同我们在翻阅一段历史文献,也像是在看一段纪录片或者老电影,直到小驼鹿出现之后,画面才开始有了一抹明亮的色彩……故事在正式开始之前,除了介绍生活在大兴安岭深处的使鹿鄂温克人和他们的生活环境之外,还讲述了驼鹿的身世--就仿佛是一部电影的序幕--而让我隐约感到不安的却是,收留这只小驼鹿的猎人格力什克正是它的杀母仇人。

  这当然是一次错杀,使鹿鄂温克人是不会捕杀哺乳期的母鹿的,这是猎人与山林相处的原则,但猎物终究是猎物,有朝一日,这头小驼鹿长大了,它是不是又一次成为了被猎杀的对象呢?我逐渐进入到读者的角色,开始因为对小驼鹿的怜爱,而产生了对猎人的警惕,尽管他是一个看起来很和善的猎人。

  小驼鹿被取名为小犴,有了名字的动物就不仅仅是动物,它与猎人建立了联系,一种情感的联系。有了名字的驼鹿可能不再是被猎杀的对象,猎人可以狩猎一只驼鹿,却无法猎杀小犴。小犴就在猎人的精心照料下长大了,看着它憨态可掬的样子,我忍不住笑出了声,我几乎忘记了小犴可能面临的危险。直到猎人格力什克把它带到人类聚居的村庄。在格力什克眼里,它是小犴,而在其他人类眼中,他仍旧是一头驼鹿。果然,闹出了很多笑话的小犴,还是受到了人类的围捕,虽然它侥幸逃脱,但终究要躲进山林才算安全。

  那么对于我呢?动物、某一种巨大的食草动物、驼鹿、小犴,这只鄂温克的驼鹿在一步一步向我走近,我看着他一点点的长大,看着他慢慢成为我不会讲话的朋友,成为一个虚构的却又曾经真实存在的记忆,让我和遥远的山林、陌生的动物发生了联系。因为这种亲近感,让我排斥那些想要把它抓进动物园的人,却似乎忘了,正是在动物园,我才第一次认识了驼鹿。我的立场,慢慢从人类转向了驼鹿,转向了这只被人类误杀了母亲,收养并取名为小犴的驼鹿。

  回到山林中的小犴一天比一天强壮,看着小犴长大的格力什克一天比一天衰老。在把小犴赶进大森林之后,他的身躯愈发佝偻,他知道小犴应该回归森林,就像他知道他的猎枪也要成为历史。终于,老猎人和一直陪伴他的猎犬一同去了。山林里流传着猎人和驼鹿的传说。

  故事结尾出现的两批人颇耐人寻味。使鹿鄂温克的年轻人赶着驯鹿离开了这片森林。他们会选择祖先传下来的这种生活方式吗?还是会有自己新的追求?也许,我们期待他们守护着那片还能书写人与动物和谐相处的故事的原始森林,守护着那些传奇,可是他们真的愿意吗?如果他们不愿意选择这种在我们这些城市人看来十分美好的田园牧歌的生活方式,他们有错吗?

  盗猎者的出现让我们为小犴和其他动物担心。盗猎者指的是没有按照国家对野生动物保护的规定,非法持有捕猎工具,在非捕猎区、非捕猎时间对于不应当捕猎的动物进行捕猎的人……法律可以对捕猎行为进行规范,法律可以保护野生动物和我们生活的环境,但是谁来帮助我们重新建立和野生动物的关系呢?我们距离他们太远了,我们的生活可以不依赖他们而存在,他们成为我们遥远的想象,成为供我们寄托情怀的生态的组成部分,而不是我们寄以情感的朋友。他们也是某些人用以炫耀财富和身份的装饰品、补品……他们是人类虚荣心的牺牲品。

  作家黑鹤并不认为自己的故事是写给小孩子的,画家九儿也不认为自己的画是画给小孩子的,他们只是想讲述这样一个故事。这个故事里有人和动物之间难以分割的一份真情,有一种人们对古老生活方式的怀想。这种生活方式和今天的工业社会、网络世界、商品文化到底有什么关系呢?这个问题,不要说小孩子,就连大人也需要好好的思考一下,却不一定能透彻的回答。

  有一天,我听到两个小学生在争论,起因是一个孩子用水溺死一群蚂蚁,另一个孩子指责他这样做是残忍的屠杀行为。前面那个孩子举出了一大堆蚂蚁会危害人类生存环境的例证,以说明自己的行为是正义的,又指出人类总是要吃肉的,不吃素的人就不应该对他杀死蚂蚁的行为假惺惺地表示慈悲。在他讲出了那么多似乎很难辩驳的理由后,后面这个孩子回答说:我们吃肉,是因为我们也是动物,我们要生存,所以我们对我们所饲养的动物要心存感激,不应该你吃了它还侮辱它。我们不残杀蚂蚁是因为我们处于强势,它现在并没有伤害到我们,我们没有理由去伤害处于弱势的它们。你和我一样是人类,但是,我们是不一样的人类。

  看了这本书,又让我想起这段对话。我想,文学作品总是能从一个远离或贴近我们生活的位置,唤起我们对自身的思考。无论大人还是孩子,当他们读到这样的故事,产生这样的思考时,人类、动物,山林、都市,过去、现在,古老、现代,遥远,切近……我们总会领悟一些什么。

上一篇: 返回列表     下一篇: 关于我们的亚洲城市大学mba